碧溪上钓鱼论坛's Archiver

“毒”系列之三十七:爆爽!急!(2008.05.02)

【特别声明】本篇文章已经被《垂钓》杂志社采用,将刊登于2008年7月号上,谢绝其他任何平面媒体刊用。如需网络转载,请跟老牛本人和《垂钓》杂志社联系,谢谢。
  一次不报太大希望的钓行,居然改变了很多长久以来的观念,让老牛不得不再次深思……
            (一)
  长假期变成了短假期,5.1假期从7天变成3或4天,导致很多想出远门的人都打消了念头,尤其深圳人,大家的想法居然惊人的相似:这么短的假期,干脆去海边看看海就算了。
  天啊,就这么一个很简单很可以理解想法,导致通往海边的各个道路拥挤不堪。
  老牛与雪地狼牙带着父母和家小,十一点多的时候才从市里出发,决定避开必定最拥堵的盐坝高速,直接绕个远路:“梅观高速——机荷高速——走国道——龙岗——坪山——葵涌——南澳”时间比正常走盐坝高速应该多30分钟左右,但基本不太塞车。
  没想到,机荷高速最后一小段也堵车,无奈之下只好走盐排高速,这一走不要紧,进了关就马上堵车,20分钟之后,老牛调头重新走盐排高速,在横岗下,走国道(横岗——龙岗——坪山——葵涌),无奈又遇到修地铁3号线和架高架,结果在其中一个红绿灯又等了20分钟。
  幸运的是,杀出唯一一个难熬的红绿灯之后,总算畅通无阻了,一大家子终于在下午不到两点的时候到达了南澳,美美地吃上一顿,看看餐厅外车水马龙,看看餐厅内手忙脚乱,老牛唏嘘不已:都不容易啊。
  一通饕餮之后,来到提前预定的“腐败”海景宾馆,站在面海的阳台上,老牛拿出相机照了几张,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一口气:啊,多么清新的空气啊!啊?!多么清的海水啊!!!
  “这么清的海水,明天看来只能堕落泥鯭雀鲷之类的了。”清澈的海水让老牛心里很是失落。快有一个月没有站在海边了,而且之前一个星期更是出差去了一个水资源极其匮乏的地方:内蒙古的戈壁区——阿拉善。
  第二天,也就是5月2日,可以说是老牛翘首企盼了近一个月的钓行,竟然要面对如此恶劣情况,失落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  老妈说:“一会下去打沉底。”
  老牛说:“不要浪费虾肉了,这么清的水,小鱼都不靠边,今晚养精蓄锐,明天好好钓吧。”
  在南澳鹏岛海钓驿站等顺德阿健一行的时候,碰上不少来南澳半岛休闲顺便钓鱼的人,近的就不说了,远的竟然有茂名过来的。临近17:00的时候,两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老牛的视野里:阿秋和阿豪,不用说肯定是去钓夜水了。
  “秋秋,又出夜水啊?”老牛看见他们笑了起来,总算有认识的人了。
  “是啊,下午一点多从市区出发,现在才到,走了三个多小时!”平时最多只用一个小时的路程,多走了两倍的时间,这是很不爽的事情。“老牛,没有去钓鱼吗?”
  “我们走龙岗那边也走了两个多小时,到处都堵车。”老牛无奈耸耸肩,“我们明天出,两船12人。”
  “这么多人?去哪里?”
  “西冲吧,要不就东冲,反正不去三门那么远,你们呢?”
  “不知道啊,去了再说。”
  “那好,明天我们来接你们的班,哈哈哈。”
  正说着,顺德阿健走了进来。
  “阿健,这么快就到了?正好,这是阿秋,他要去西冲出船,一会你们跟他们的车去就好了,阿秋,他们晚上住阿勇那里,麻烦你们顺便带他们到西冲就好了,我就不用兜一圈了。”
  “阿秋你好,我是阿健,麻烦你们了。”
  “阿健你好。老牛,没问题,跟我们走就好了。”
  就这样,阿健拿了需要的砖粉,与阿秋阿豪一起驶向西冲,而老牛则返回宾馆与家里人一起出来吃晚饭……
  19:30左右,老牛的手机响了:“老牛啊,我是阿健,我现在还在路上呢。”
  “不是吧?!去西冲也堵车?!”只需要10分钟左右的山路,他们居然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。“在上山的路还是下山的路上啊?”
  “上山的路,还没有下山。”阿健无奈笑笑。
  “晕死喽,看来有很高的那种大巴会车,只有等了,其实路程并不远,还好我们明天才出船,就是阿秋阿豪他们惨了。”
  “是啊,也只有等了。”
  ……
  第二天见到船家的时候,才知道头一天晚上,阿秋阿豪20点多才出的船,真是应验了那句话:起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。
  雪地狼牙说:“以后这种假期还是早一天或晚一天好点。”
  话是不错,但是老牛知道:堵车,已经注定是今后假期的主旋律了……
            (二)
  5月2日的清晨5:30,轻柔的海浪声中,手机闹钟准时响了起来。
  屋外,天已大亮,阴暗的天空,让老牛欢喜让老牛忧,喜的是今天肯定不会爆晒,忧的是不知道今天会不会下大雨。想想天气预报只是初时有骤雨,老牛心里不那么担心了,一点小雨还是可以熬得住的。
  谁能知道,后来才发现天气预报竟然会如此不准确。此乃后话,暂且按下不表。
  近6:00的时候,一行12人按时抵达西冲沙滩。
  “牛哥,今天去哪里?”阿勇走过来跟老牛打招呼。
  “不知道,老杨说西冲不错,我们无所谓。”老牛一边整装一边回阿勇的话。
  “东冲,昨天钓得不错,33钓爆箱,喜力也不错。”
  “没问题,那就去东冲。”相对来说,老牛还是对东冲比较有信心。“今天水好像很清哟,我在南澳那边看到水清见底,估计不会好钓。”
  “水是清的,昨天也清。”阿勇点了点头。
  “不管了,水清就清吧,起码老爹老妈可以堕落泥鯭。”老牛笑笑。
  快艇驰骋在东西冲沿岸的海面上,海面如镜子般平整,快艇划开的水痕在身后留下两道长长的线,阴暗的天使整个大海呈现暗绿的色,稍微留意就不难发现:水确实很清。
  凉凉的风,阴阴的天,让老牛恍惚间回到了春秋的季节,在快艇的驰骋下,老牛不由得眯起双眼,看着远处渐行渐近的东冲海岸线,一种亲切的感觉涌上心间……
  6:30的时候,快艇来到目的地,看着老谢指的钓位,老牛犹豫了一下:“灵魂的烟,要不你们两个上吧,这个地方不够平,我父母不太方便。”
  “那我们上了。”灵魂的烟也一点不客气,话音刚落就已经走到船的前面,“抢”位是相熟钓友之间最喜欢干的开心事,更何况老牛已经开了口。

推荐存档帖子


存档区 钓友俱乐部 野钓传统钓 路亚 台钓竞技钓 海钓 渔具
碧溪上钓鱼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