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溪上钓鱼论坛's Archiver

[原创]都是菱角根惹的祸

都是菱角根惹的祸
自从读研究生后,钓“腐败鱼”的机会少了,只能野钓。
春秋还能过下瘾,漫长的夏季几乎让人疯狂。天没亮就出门,想钓“早口”;不钓到看不见漂不回家,想守“晚口”;最难受的是中午那段时间,头顶太阳肆虐,脚下水汽熏蒸,如果上鱼心情还会好点,但鱼儿不傻,早就躲进深水凉快去了,只有我们痴迷的钓鱼人傻傻地坐在水边。
99年夏天。
大水。
去年也是大水。“禁止向长江排洪”的防洪令让南湖周边的鱼塘全浸泡在大水中,养殖的鱼趁机遛了出来,虽苦了养殖户,但着实让我过了一回钓瘾。呵呵,完全按照鱼儿的作息时间,早晚一次,中间休息,每次少说都能钓10多斤。今年又是大水,这样子连续大水真是少见,看来老天爷也开始同情我了,几乎每周都回老家,看看父母,看看在乡下上学的孩子,还可以过把瘾,真是痛快。
这天如往常一样,起了个大早到南湖钓鱼。
我选择了一个长有菱角的平滩。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,因为草多水生物也多鱼也应该好钓,鱼谚不是说“钓鱼不钓草,等于瞎胡跑”吗?菱角挡住太阳,相对来说水下凉快,别看菱角多,但菱角下面是空的,既可以躲避毒辣的日照,还可以玩耍,这样子的好地方能不让鱼留恋?还有一个理由是我发现菱角的嫩叶残缺不全,想必是被草鳊吃掉了。
地方选好开始打窝包食钓。早上钓了几斤喜头,中午开始草鳊开口,连着上了几条草鱼和鳊块,草鱼3斤左右,鳊块在1斤上下。
接下来运气不太好,一条4斤多的草鱼都已经溜翻了,眼看就要到边上用抄网,结果竿子一闪,草鱼顺势又钻进了水草,最后断线跑掉。
看到大鱼开口,重新绑钩还不如换线,拿过钓线盒,换了0.35(4号线)的线。换线没多久,就见一个黑漂,扬竿不动,以为挂菱角了,正准备倒竿拉脱,下面突然动了,原来是鲤鱼打桩。
由于水面多菱角秧,费了好长时间才看到鱼影,一条4斤左右的鲤鱼。鲤鱼在菱角秧中左冲右突,好在菱角秧下面是空的,都有惊无险控制住,但最后鲤鱼还是缠了一身菱角秧。刚才想控制鱼不要乱蹿,现在希望它动一下好去掉它身上的菱角秧,但它好像跟你对着干,任凭你放松钓线也好,还是拉紧钓线也罢,就是一动也不动。刚换的是大线,估计拖回来也没问题,但担心鱼竿受不了,喊来旁边的人帮忙把竿子绷紧,下到齐胸口的水中连鱼带秧抱了回来。
窝子被鲤鱼这么一闹,看来一时半会不会有鱼,肚子也开始叫唤,补窝子后坐在太阳伞下拿出馒头就着矿泉水解决“温饱”问题。
解决了“温饱”问题,翻开的菱角秧上的嫩菱角勾起了童年的记忆,随手摘下几个,洗净剥去菱角壳,带着些红皮的菱角肉让口舌生津,甜甜的清香渗入心扉让人意犹味尽,心想反正神仙难钓中午鱼,不如干脆用抄网捞菱角吃。看到水中的鱼护不时被护中的鱼带出水面,顺手就把摘下了菱角的菱角秧盖在鱼护上。小时候钓鱼喜欢把鱼篓放在草缝中,回家时也总是捞些水草放进鱼篓以保存鱼体的水分,到家鱼还是活蹦乱跳。哪知道这个习惯导致一场大错。
重新开钓,把钓到的一条喜头往鱼护中放的时候,居然没有鱼挣扎的手感,也没有看到鱼扳动的水花。奇怪中把鱼护拖出来一看,妈妈呀,10多斤鱼全死光了,草鱼和鳊块的肚子还鼓了起来。心里纳闷,“怎么回事呀,夏天草鳊不易存活,但没道理连喜头毛子都死了还死的干干净净,而且鱼护上还有菱角秧遮着。”
夏天鱼一死不能再泡在水里,得赶紧处理鱼。从钓篓(现在可能都用上了钓箱,但武汉人以前钓鱼都带自制的篓子,篓子用钢筋条焊成,用包装带编织)里拿出一块大纱布,准备把鱼往纱布上倒的时候,才发现鱼身上很热(用纱布包鱼保鲜是以前在东湖牵翘嘴是别人告诉的),“难不成鱼感冒了还是被钓上来生气了”。顺手一摸放鱼护处的水,发现比别的地方居然高不少,把手拿上来的时候碰到菱角秧,发现菱角秧更热。
问题终于找到了,原来是吃完了的菱角秧被翻过来,黑乎乎的菱角根吸收太阳让水温升高。
啊,原来这就是一年前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

都是菱角根惹的祸
那是一年前的事。
也是夏天。
98年武汉发了一场特大洪水,虽说没有像九江那样江堤被冲开,但市内大小湖泊水位猛涨,很多鱼趁机“胜利大逃亡”溜进了湖泊附近的河沟。
我随一个路上碰到的钓鱼人去五加湖旁边的一个小沟钓鱼,他介绍说3元钱一天,草青鳙鲢不让拿外,其他鱼都可以带走,一般可以钓好几斤。
到了地方,交钱后那个带我来的人轻车熟路就去老地方伸竿。我没有急着钓鱼,先原着河沟走了一圈,看中了一个浑水处,觉得是个好地方。呵呵,可不是鱼弄出来的浑水,要是那样那还了得,原来那条河沟旁边是一片菜地,有早起的菜农浇菜,浇菜的地沟里的水汨汨流进沟中。鱼谚曰:“清钓浑,浑钓清”。小时候一直搞不清楚如何“浑钓清”,后来一个偶然事件让我知道了,这次就不说这个题外话了,等以后再写出来分享吧。
这种机会都碰到了,还等啥呢?
水入沟处两边长有一片水花生,正前方是几片荷叶,我先在正前方打下一个窝,然后左右开弓在两边的水花生草尖又打了2个窝,不是说干革命要走中间道路,避免左倾机会主义和右倾投降主义吗?呵呵,咱这也是要挽救“误入歧途”的鱼。
果然没错,伸竿就来了个开门红----漂刚刚竖起就斜斜浮起平躺在水面,一条白花花的半斤多的银鲫刺穿水面进了鱼护,两个多小时光半斤以上的银鲫就钓了10来条。其它人看我钓得好,都移到我两边坐定。
一下子钓太多了,网子不能放在身边,老板看见了肯定不高兴,说不定下次要涨价,就把这些大鲫鱼装到另外一个鱼护里,藏到一堤之隔的五加湖的野菱角秧下,可能是附近的小孩摘过菱角,菱角根露在外面。等我再去放鱼时大吃一惊,鱼护中的鲫鱼都奄奄一息。用手试了试,发现水有点烫手。如果死掉,等回家还不都臭了,赶紧把鱼护转移到一个荷塘里。
苏东坡说的好: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,地沟里的水越来越小,终于不见了,鱼好像得到命令,也全部撤退了。
好不容易上了一条大鲫鱼,突然发现鱼护好像被人动过,拖到边上来了,仔细一瞧,才看清鱼护中有条水蛇,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来的,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不是我怕蛇,小时候还经常捉水蛇当玩具呢,但猛然一见,还是免不了大吃一惊。当然肯定不会放过那条水蛇,小生命顷刻间灰飞烟灭,水蛇啊水蛇,千万不要怪我哟,谁让你吓我一跳,还妄想偷鱼呢,要怪也只能怪菱角,你说是不是呢。

推荐存档帖子


存档区 钓友俱乐部 野钓传统钓 路亚 台钓竞技钓 海钓 渔具
碧溪上钓鱼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