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溪上钓鱼论坛's Archiver

深山丛林野钓记[zw原创]

1994年4月初,正是我的老家---巴南深山春暖花开的时候,暖暖的阳光驱走了冬日的严寒,山里的野花竞相绽放,各种各样的野鸟欢叫着准备繁衍下一代,野兔穿行于草丛,野鸡在山林里咯咯欢叫,偶尔还从远处的大山里传来一些不知名的野兽的嗷叫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,大山开始舒醒了。
4月3日,我和我舅舅决定到高山的亲戚那里去拜访一下,因为清明节要到了,也应该去给高山里逝去已久的老祖宗上上香,拜祭拜祭,然后顺便沿着河沟游钓一番。我和舅舅每人准备了一个背兜,装上食物、礼品、祭祀用品和两副鱼竿,一盒蚯蚓就整装出发了。
到高山的路要走上半天左右,我们沿着高山上发源出来的那条河沟开始了这次的游钓之旅。河沟不宽,最宽的地方大约有10米左右,最窄的地方不过三、四米,其间有些地方布满了巨石,有些地方是深潭,还有一些是泥底的缓流段。
我们来到河沟边,沿着河沟向上游走了大约500米左右的距离,从这里开始,就是丛林密布,少有人涉足了。我们在一块巨石前停了下来。这块石头大约有4米高,水从上边流下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小瀑布,瀑布落下的地方就成了一口约五六个平方、三米多深的潭。我们取出鱼竿,把猎枪放进背兜,穿上蚯蚓就在此潭开钓起来。钩饵入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就见七星漂没有任何征兆就直直的沉了下去,我一激灵(当时虽也钓了好几年的鱼了,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),顺手一抬竿,有了!那鱼在水下挣扎着比较厉害,但是从力度上看感觉不大,不到30秒的时间,一条土黄色、充满生机和活力的黄辣丁被我提上岸来,鱼不大,约半斤右,但是非常漂亮。哈哈,真是开竿大吉,刚下竿就钓上一条好鱼。心里那个乐呀,那个美呀!装鱼入护,挥竿入水。这次线组刚沉下去一半就不再往下走了,几颗白色的浮漂全部漂在水面上,可能是水底不平,钩下到了一块石头上,我把竿提了提,准备挪一下位置,哪知刚一动,就感觉水下传来一股力道,NND,原来是有鱼半路截饵。那鱼儿在水下左冲右突,上下窜动,拉得钓线铮铮直响。凭以往在此河沟钓的经验,我猜可能是钓上一条乌参了。不过一分钟时间,鱼儿被提出了水面,哈哈,果然是一条约400克重的大乌参,小小的红眼睛,密密的细牙,黑黑的圆滚滚的身子,约有30厘米长。看着这个家伙,简直就像是一根被染黑了的擀面杖,整个的一个圆筒筒的身子。这鱼可是山溪里的极品,肉质异常细嫩,而且全身除了一根主骨以外没有任何细刺,是清蒸的上上品,食后口里还有一股甜丝丝的回味,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尝啊。有了这条乌参,我咋看那条黄辣丁咋不顺眼,于是我把网兜打开,把那条黄辣丁放生,装乌参入护,心里油然生起一股美滋滋的感觉。
说来也怪,钓上这条乌参以后,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,这口潭里再没钓上过像样的鱼。于是我和我舅舅就结束在这儿的垂钓,继续沿河上行。
向前走了大约一公里左右,一直没有发现理想的钓点。我们再往前行,大约又走了三、四百米的路程,我们来到了一个激流滩口前。这里乱石密布,水流湍急,是钓花餐(现在才知道学名:马口)的绝佳地方。于是我们放下背兜,站于急流中的石头上,并将铅坠去掉,钩上蚯蚓,开始在急流中钓起了花餐。我努力把钩饵投向上游,然后看着浮漂迅速随着水流顺流而下,到了下游又提起来扔入上游。这样反复了三四次,浮漂在漂过我面前的时候,突然“嗖”的一下没于水中,我知那是大个的花餐来了,急流中的鱼儿吃食可是毫不客气的,见饵就咬,咬了就跑。我顺手一提竿,一条约二两的花餐扭着优美的舞姿,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到我的面前,哈哈,真是漂亮,浑身五颜六色,美丽非凡,还很不服气的对我咂巴着嘴巴。装鱼入护,扔饵入水。这次蚯蚓入水不到五秒钟,漂在水面的浮漂又一下子沉入水中,又一条花餐,不到二两,于是我顺手把它给放入水中。这家伙,刚一入水就在眨眼之间游得无影无踪,真是快如闪电,钓这种激流里的鱼,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和刺激。这样,在这个滩口钓了约二十分钟,我们一共钓上二十多条花餐,只留下七八条超过二两的,其余的全部放生。
我们又往上行了两公里左右,这里已快进入高山地带了。我们来到了一个有很多巨石的地段。这里的巨头非常巨大,约有农家的单层房子那么大。湍湍的急流从巨石中流过,其间也活跃着很多鱼儿。于是,我和舅舅就在这个地方放下行囊开钓起来。我选择了一个约3、4个石头组成的石头堆,水流从几块巨头的中间穿过,石头堆中的水深约有1米左右。我挂上一根粗大的蚯蚓,投竿入水。过了几分钟,就见随着水流上下起浮的漂慢慢的扎入水中,提竿,没感觉!怎么回事,在这河流里一般只要沉漂就会有鱼的,因为绝对没有小杂鱼捣乱,小鱼都被肉食性的鱼给逼到稳水的地方去了。再次投竿,跟刚才一样,过了约5、6分钟,漂又一次稳稳的扎入水中,我用力一提,哈哈,这次有了,而且力度不小。鱼儿在水下不怎么挣扎,只是慢慢的左游右转,看来这条鱼不小。我稳住竿,心想只要不脱钩,你小子就别想跑。就这样遛了约两分钟左右,鱼儿慢慢浮出了水面,我一看,MY GOD!MY GOD!你猜我钓住了啥------一只甲鱼。这个家伙极不情愿的被我拉到了岸边,擒上岸来。一只约700克左右浑身土黄色、绝对土生土长没有任何污染的野生甲鱼。这下子好了,把这只甲鱼送给高山上的亲戚,不知要赚多大个人情。哈哈,心里那个美呀。我用一根绳把这只王八给穿了起来,插在岸边养着。再次挂饵抛竿入水,怪了,好像没鱼了,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鱼咬钩,在这种河沟里钓鱼一般一个地方最多钓上半个小时,因为河水不深,而且不宽,所以一个地方只有几条鱼,但有个好处就是这些鱼几乎都是见饵就咬。我换了根蚯蚓,带着希望再次抛竿入水,这回不到两分钟,就只见七星漂不停的点动,紧着一个黑漂,我奋力一抬,有了,还不小。鱼儿在水里左冲右突,感觉不大,但是冲力十足,我单手擎竿,美美品味着竿身传来的那令人心醉的颤动。就这样遛了几分钟,鱼儿终于出水了,粉红色的鱼身,团团的身子,哈哈,看来是一条老家溪河里特有的鱼种——黄墩子。费了一些周折,把这条鱼拎上岸来,细细一看,果然是一条黄墩子,约有一斤出头。此鱼浑身遍布金黄的细鳞,五短的身材,尖尖的嘴,小小的尾巴,整个发出一种鲜亮的黄色光泽,非常漂亮。黄墩子的味道可与乌参齐名,只是数量要比乌参少许多,肉质细嫩雪白,入口没有一丝腥味,现在想想,当时真该拿来做一份生鱼片。

推荐存档帖子


存档区 钓友俱乐部 野钓传统钓 路亚 台钓竞技钓 海钓 渔具
碧溪上钓鱼论坛